“文”世界

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文”世界/ 正文

美文丨最好的时代最令人遗憾的事

图片
许崧
一切好坏是比较出来的。比较是种感受,感受很难量化。
 
可我们偏偏就是喜欢量化,希望能量化一切。这是到了工业革命时代又遭逢现代科学的飞速发展而发展出的一种意识形态和作业模式,道和术都齐备,很好用。
 
互联网的出现,又推了一把。技术手段的提升,使得过去代价高昂的量化,现在廉价了;过去不可能做到的量化,现在可实现了。想想那些共享单车留下的轨迹,里面包含着的巨量信息都是以数字形式被采集的,也都表现为数据来供人认知。这些信息所描绘出来的世界,有时候能让我们大吃一惊。比如阿里巴巴知道中国女性平均胸围最大的地区是新疆。通过工具能实现过去做不到的量化,实在令人兴奋。商业社会不肯放过任何人,而不放过的方式就是把每个人都数字化,因为数字化的你我才方便计量和计算,最后才好被他们算计。一切都显得顺理成章理所当然,好像世界本该如此。我们自己也多少成了助推的力量。
 
想想看,我们多喜欢比较啊。小时候比成绩,大一点了比文凭,踏入社会比薪水比待遇比衔级,再一路比房子比身价比儿女,比得斗志昂扬,仿佛没有比较就没有了快意人生。我们身处一个凡事量化的环境,环境塑造了我们的行为,我们的行为又反过来影响了环境。幸运的时候,我们和环境的相互影响能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好。但也有很多不幸的时候,我们和周边环境形成了互害关系。想想看我们和抗生素之间的博弈吧。
图片
而量化一切的企图,也正在把我们导入到一个暗淡前景中。想过没有,其实我们目前正生活在人类有史以来最巅峰的状态中——斯蒂芬·平克在他广受赞誉的学术著作《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中,有理有据地说明了现在是整个人类文明史中最和平安全的年代,战争对一般人已经不再是大概率的人生遭遇。自然灾害当然依然存在,甚至看起来更凶猛了,但那是因为传媒的空前发达造成了错觉。我们拥有的预测和应对自然灾害的能力为史上之最。我们更富裕了,我们更长寿了,我们更清洁了,我们更博学了,但是我们更快乐更幸福了吗?繁荣和先进不是目的,幸福快乐才是,对吧?如果并没有,那该赖谁呢?
 
量化一切的努力使得我们热衷于排名,而排名把我们置于一个普遍的竞争和博弈环境中,竞争、博弈和争胜,变成了我们和整个社会的价值观基础,我们受训成为熟练的有时甚至是激进的竞争者。我们不假思索地认为社会本该如此。我们天然地以为要成就自己的幸福人生,必然就应该先成为一个胜利者。我们一定要赢。失败者没资格说幸福。
 
但,这是真的吗?总觉得似乎哪里有点不对,是吧?
图片
是的,不对。因为幸福本身不能量化,无论如何都不行。无数人做过无数努力了,希望把幸福拆解开成为一个可量化的方程式——只要一项项达成,最后就能组装出一个无可置疑的幸福来。有时候他们的努力看起来很像已经接近目标了。比如那家垄断了钻石市场的企业,曾经有段时间几乎说服了全人类,一颗并不稀缺的石头是幸福的象征和保障。但是,幸福的本质就是不能计量不能排名,因为幸福是“持续稳定的满足感”——这是我认为最接近于幸福本质的定义。
 
一旦能够量化,就有排名,就能比较,就有更高目标。即便达成了人类最高目标,还有理论上更高的目标存在。任何人如果想要追求极致卓越,一辈子活多久、活得多努力都不够。
在追求幸福的路上走错方向是最令人遗憾的一件事了——我们明明是遇到了这么好的时代。编辑:申沁宇(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