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世界

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文”世界/ 正文

繁星丨好一个书画老陈

文/王征桦

老陈的山水画和书法有董源之风,用宋人沈括的话来说,就是用笔草草,近看不类物象,远观则景物粲然,幽情深远,如睹异境。老陈有些耳聋,不大爱与人交往,常蛰居一室,却因画技而声名远播。

在一般人的印象里,老陈一年四季都在作画写字,一年下来,画纸堆积如山,可拿出来的,也就是寥寥可数的几幅作品。求老陈的字很难,求画更难。

泾县有一纸厂的经理,开车一个多小时,带了一箱纸出现在老陈家门前。老陈借着猫眼往外一瞧,以为人家敲错了门。听人说明了原委,才知道人家新开了一家纸厂,专程来送宣纸给名家试用的。他送来的恰恰是老陈最爱的生宣。老陈有个毛病,只要见到好的宣纸就手痒,非写一张不可。来人见老陈跃跃欲试,心中暗喜,就着机会提出为他们新开张的纸庄写一幅书法助助兴。老陈不假思索,挥毫立就,客人走时,老陈还送上了一幅自己得意的画作。

徽州一家笔厂的厂长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在送笔给老陈试用时,特地选了大中小三套。三套笔羊毫雪白,笔杆的色泽光润迷人。初见时,老陈也爱不释手,眼放神采。但把玩之间,却发现那光润的笔杆上,有电脑统一刻的字样,甚为刺眼。于是,老陈收起那些笔说,“这笔你还是拿走吧,你的心意我领了。”

老陈名气越来越大了,大到名帖请柬都让人收藏了。难怪如今流传下来的晋宋时的墨迹,都是吊丧问疾书简之类的东西。经过老陈的这些事,这也就不难理解了。

我认识的一个房地产老总,最近新搬了一间办公室,办公室很大,却空荡荡的,除了满书柜从来没有人看过的书外,再也没有什么。他托我去老陈那里买一幅画,要尺幅大一点的,好挂在正面的墙上。我知道有些人虽然无甚艺术修养,却想要附庸风雅,这也不是坏事。于是,我带他来到老陈的工作室。见到来买画的,老陈自然高兴,拿出装裱好的作品让我们看。挑来挑去,老总终于选中了一幅。

老陈说:“这幅两万元。”老总吃了一惊,迟疑了一会才说:“我也是来替人买画的,价格上我作不了主。这样吧,我把这幅画用手机拍下来,给买画的人看了之后,再作定夺。”老陈只说一个字:“行。”过了几天,老总打听了一下行情,都说老陈开的价钱不贵,于是又兴冲冲上门来了。老陈说了三个字:“不卖了”,就再不言语了。

  老总走后,老陈对我说,“我看出你带来那人并不是爱画之人,所以,不想把画卖与他。”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