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世界

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文”世界/ 正文

繁星丨一碗杨坟鱼头面

文/王征宇

杨坟让我心动的,是发在朋友圈的一碗鱼头面。面是幼细的水面,浇头由花鲢鱼头和青虾一起红烧。宽汤凝聚河鲜的芬芳,面如施了胭脂的美人。元气淋漓一大碗,有点江湖侠义的意思。

杨坟这地界,因南宋名将杨存中墓葬此地而得名。杨存中是与岳飞、韩世忠等齐名的“南渡十将”,抗金中功勋卓越,去世后被追封为和王。宋室南渡,杨坟紧邻东苕溪,水路来去都城都很方便。苕溪上舟楫往来频繁,养育着岸堤上的老百姓,也撑起了杨坟的繁荣。

这样说来,一碗杨坟的鱼头面,是很有来历的。 

雨下得紧。车子犁铧一样推开积水。雾不仅在水面,也在山上缭绕,像女人绵软的呼吸。经过紧邻公路的田畈、鱼塘、果园、村庄和片片连连格桑花泼彩挥毫的巨幅油画,半个多小时后,抵达杨坟。

小小几个商铺,一个菜场,村委会驻地,布局出杨坟的街市。我有点惊讶,眼前的杨坟与史书中的繁华大不一样,小到集镇都够不上,只能算村居。无论如何也很难跟杨存中忠义故事里市井嘈杂、香火鼎盛的古城联系在一起。

在菜场里面的面馆落座。雨越下越大,檐水珠帘一样噼啪落下。早上八点不到,面馆还有很多客人,没吃的在等吃,吃完的在聊天。老板先上了碗熏豆茶,里面有熏豆、橘皮、胡萝卜丝、野芝麻和茶叶。冲泡上,微笑示意,鱼头最起码要炖煮30分钟,要耐心等待。

面的好味如预期,鱼头鲜嫩,面弹牙,青虾更是鲜甜。吃完面,不顾大雨,打算去升玄观,去看古桥,去找太师坟。撑开伞,走在雨里,沿着青石板小路往山里走。一路林霏烟翠,漠然四合。唐代名刹资福寺正重修。升玄观还在,只是感觉那墙、梁、椽子都没了支撑的力气了。桥上斑驳的石棋盘。子昂碑模糊的字迹,还有像秘密档案一般被山水珍藏了的太师坟。史书里承载瞭望和御敌的渡口和船只也没了。对于时间而言,什么是永恒?惟有树木丛林,和山坳里的石头,以及阳光雨水才是时间的主宰者,才可以谈永恒。

相信那个古城邑,在很久以前,就起身搬走了——搬到了故事和传说里。那些临水的商铺,熙攘的人流,繁华的墟市,艄公的吆喝,都被缩成汉字那么小,放进了史书。当一座古城化身一则典故、一则传记,血肉、发肤、情感,好多东西都风化掉了。幸好还有一碗鱼头面,千百年流传,替岁月说话。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