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世界

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文”世界/ 正文

文史 | 毛泽东紫金山头论古今

 
作者 | 李元
来源 | 《书屋》
 
我是在1953年2月23日下午见到毛主席的,那天毛主席是到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视察参观。
 
当天上午,孙克定副台长召集全台人员在图书馆开会,告诉大家下午将有一个重要接待,由他和我一起负责接待事宜,叮嘱其余职工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工作,不要随便走动。  
 
下午大概两点左右,我们接到通知说贵宾马上要来了,要我们做好准备。我赶紧从办公室往外走,刚走到外面看到有一辆吉普车开过来,从车上下来的竟然是毛主席!我简直吓了一跳,陪同毛主席的还有当时的上海市市长陈毅和南京市市长柯庆施。介绍完我们后,毛主席还和我们握了手,我心情激动极了。
 
我们进入天文观测室,我向毛主席和陈毅同志介绍说:“这是天文台观测室,是半球形的,在观测时要先把天窗打开。”那时天窗不是电动的,需要人工打开,我一拉绳索盘,天窗就打开了。主席笑着说:“这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喽!”大家都笑了起来,我也感到轻松了一些。还有一个手柄,我一转动手柄,观测室的圆顶就打开了,发出隆隆的响声。陈毅同志幽默地说:“天旋地转喽!”
 
主席问:“这架望远镜能放大多少倍?”我说:“天文望远镜的放大倍数是可以变化的,用不同的目镜,可以有不同的倍数,这架望远镜有好几个目镜,可以把星像放大几十倍到几百倍。但是因为空气在抖动,所以倍数越大星像就越抖动,反而看不好,所以看不同的星球要选择不同的倍数。”陈毅说:“我们军用的双筒望远镜最大的只能放大十五到二十倍。”“主席您想看什么?”我问。主席说:“那就请你给我们看看太阳黑子吧。”这时我突然想到,今天是阴天,什么天象都看不到啊,见到主席后我太紧张了,竟然把这个给忘记了,我赶紧给主席说:“主席,今天是阴天,没办法看太阳黑子,很对不起。”毛主席风趣地用湖南话说:“我今天来看太阳黑子,老天和我作对!”大家都笑起来了。我说:“虽然看不到太阳黑子,但是我们可以到楼下去看看天文照片。”于是我们就来到观测室楼下放照片的房间。
 
我指着一张日全食的照片说,它是1941年9月21日我国天文学家冒着日本飞机的轰炸从昆明到甘肃临洮拍摄的,这是我国境内拍摄的第一张日全食照片。主席说,这张照片使他回忆起那次日食,并问照片是谁拍摄的,我说是张钰哲台长。主席点头说:“很好,很好。”
 
随后,我又介绍了一张哈雷彗星的照片,大家对这张照片议论了很久。我说:“我国在历史上也对哈雷彗星有很多记录,但是哈雷是用数学方法计算出了哈雷彗星的精确轨道。这张照片是在1910辛亥革命前一年拍的,是在它回归地球时拍摄的。哈雷彗星每七十六年回归一次,下一次将在1986年出现。彗星的尾部总是背着太阳的,它的尾巴是太阳光的压力所造成的,有的彗尾足有几百万公里长。彗星看起来大,其实没什么东西,物质密度很小。”听到这儿,毛主席说了一句非常中肯的科普语言,他说:“彗星是吹牛皮,空虚的很呢!”我觉得这话说得真好,说得比我们艺术多了。    
 
看完照片后,我们又来到古代天文仪器陈列的地方参观。在浑仪跟前,我给毛主席介绍它的结构、原理和用途。我说:“这是我国古代智慧的结晶,无论从科学上还是从艺术上,都是非常有价值的。这个仪器是用来测量星球在天上的位置和它们移动的角度的。为了保持仪器的水平,它在四座上还有水槽,用灌水的方法看它平不平。但是它命运多舛,遭遇了两次浩劫。第一次是在1900年八国联军侵略北京时被德国抢走,陈列在德国的皇宫里。1920年根据巴黎和会《凡尔赛条约》的规定,在1921年归还给中国,放在了北京古观象台。在1931年古物南运时,它和另外七件古代天文仪器被搬到了南京紫金山天文台。第二次浩劫是在抗日战争时期,我们要向昆明撤离,这个古代仪器由于非常大非常重,根本没有办法搬走,只好把它留在了紫金山天文台,经过了八年抗战,它又被损坏了,许多龙爪都被损坏了。经过战争的灾难,这架仪器也更闻名了。”毛主席说:“一定要把这些故事讲给老百姓来听,让人民知道我们遭遇到过什么灾难,而且该修的仪器都要修好。”接着,我又给主席介绍了简仪和圭表。
 
在简仪的南边有个小山岗,叫做天堡城,它也是个重要的历史遗址,是太平天国时期太平军和清军浴血奋战的地方。到了顶上,毛主席席地而坐,在天堡城上纵论古今,陈毅坐在他旁边,主席说:“三国时,诸葛亮就对孙权说过‘钟阜龙蟠,石城虎踞’,用来概括金陵形势。‘龙盘虎踞’就是指紫金山像条龙蜿蜒而来,南京城像老虎一样蹲在那里。今天这个形势依然如故。”主席还说:“天堡城地势险要,是保卫南京的前哨阵地,当年太平军与曾国藩展开血战,坚持了两年多,真不简单。如果当年洪秀全能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情况就会好得多了。”后来,我读到了毛主席的著名诗篇《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不禁又回忆起他在天堡城上说的这番话,诗篇的内容和谈话内容大有相似之处。
 
下山后,我还给主席看了1952年4月1号坠落在江苏省如皋县的陨石。主席端详了一会,说:“陨石是一种物质。天上和地上的东西都是物质构成的,不是神创造的。这个陨石是唯物主义很好的证明。世界的真正统一性是在于它的物质性。”我又说:“主席,我还想送您一些东西,是我写的文章和编的图册。”主席说:“好啊。”我就把我编写的一本《天文图画册》送给了毛主席,其中就有刚才看过的那些天文照片。我还送给毛主席一本《大众天文》杂志,里面有一篇我写的文章《人民的紫金山天文台》,主席都收下了。
 
开车前,主席又和我们握手道别,这时我的心情更加激动了。两小时前见到主席时,我怀着敬畏和神秘之感,现在陪同主席参观了两个小时后,我的心情完全不一样了,神秘感消失了,更增添了激动和亲切之感。握手道别后,主席先上了吉普车,陈毅跟着从车的后门上去,和我们道别了。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