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世界

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文”世界/ 正文

繁星丨那个酒吧男孩,也许他的未来会很精彩……

  午夜已过,驻唱歌手早就撤了,客人也只剩下我们一桌熟客,嘈杂喧嚣的酒吧换上一副安静冷清的模样,新来的服务生小栾笑眯眯地给我们送了一份爆米花。青青喝得有点多,拉住小栾开始信马由缰地聊天:“你们现在的乐队太差了!上次那个烟嗓儿的女孩呢?”小栾说:“她去参加‘好声音’了,要红了!”“你也去参加一档选秀节目啊,长那么帅!”“我没才艺,只能当bartender。”

  “你是兼职的大学生吧,二十几了?”小栾有点不开心:“二十几?我哪有那么老!”考虑到我们的年纪,他又赶紧补充道:“我是不是长得特显成熟?其实我刚满十七岁。”小栾穿着黑色的紧身T恤,头上的发辫编得很有个性。个子不高却站得笔挺有型,皮肤白净,五官帅气。他一直娴熟地给客人点单,开酒,寒暄,脸上挂着略显怯生生的微笑。虽然我们一眼能看出他的年轻,却万没想到那么年轻。

  半年前,十六岁的小栾还在北京郊区的一所中学读高一,他对学习没有丝毫兴趣,成绩很不好,于是擅自辍学了。小栾拉了把椅子坐过来,讲起自己的学校生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我尽量回忆着自己的中学时光,好像每个班都有一两个这样的男生,发型和穿着都时尚干净,经常有所谓的“社会人士”在教室门口找,他们一聚头就神神秘秘地商量着什么事情,偶尔还会一起吸烟。但他们在校内并不惹事,只是不爱读书。我没跟这些同学打过交道,他们大都不去上大学,高中毕业之后就杳无音信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小栾可能就是这样的一个学生,高一都没上完。我忍不住说:“你爸妈得多担心啊!”青青在桌子底下踢了我一脚,她觉得我说到一个扫兴的话题。

  小栾眼神黯淡了一下,但还是毫不隐瞒地讲起来。“开始也不放心,把我找回去好几次。第一次我在网吧当管理员,其实我玩游戏不上瘾,不过我爸妈不信,坚决叫我回去了;第二次是在物流公司理货,他们怕我累着;还有一次是跟哥儿们开烧烤店……每次回去吧,他们都给我换个新学校,我们区的几个高中我快换遍了,到哪儿也读不下去,没辙!现在跟着我表哥干,我爸妈挺放心。”小栾停顿了片刻,又说:“应该挺放心的,能有什么不放心!”

  “你小小年纪不在学校读书,他们怎么可能放心?”我又扫兴地一句。小栾没说话,本来轻松愉快的氛围全让我给破坏了。青青赶紧打圆场:“当bartender很好,自由自在,见识的人也多。以后你自己也开个酒吧,我们去捧场!”果然,小栾马上为之一振,说:“酒吧以后肯定要开,现在先好好当bartender。我报了个英语班,要不洋酒标签都看不懂。以后攒够了钱再去学花式调酒,我非常喜欢调酒。你们看过《cocktail》吗?Tom Cruise调酒的时候简直帅呆了……”这个电影比小栾的年纪都大,除了汤姆·克鲁斯酷帅的花式调酒手法,我还记得他雄心勃勃去面试工作,却屡屡因为学历太低而被拒的一幕幕,还记得他的酒保朋友自杀的场面,不过我没说。

  回家的路上,青青一直在教训我,说我越来越像我们的父辈,一门心思认为每个学生都应该读书考大学,否则天就会塌下来,太狭隘;我们规规矩矩走了父母要求的每一步,也不见得有什么过人之处……

  青青大概是对的,是我应该换换脑筋了。生活有各种可能性,就像《cocktail》里面的汤姆·克鲁斯,最后不也拥有了美满的家庭和事业吗?希望小栾也一样!

文/江晓帆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