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世界

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文”世界/ 正文

繁星丨个个争做成功人士,人人学做厚道之人

文/且庵

待人以厚,同时也就养得自家心地厚,于人于己,厚道就都是好处。

陈定山《春申旧闻》里有一篇“上海年景”,写到除夕:“商家吃年夜饭也视为大典。更有一件,鸡头鱼尾照例要朝东家,如果朝了某个伙计,便是暗示明年对足下辞歇了,被辞的心里有数,过了年初五,卷铺盖,告辞。这也是昔人的厚道处,不像现在,一个经理便可以把伙计呼么喝六,漫说是出钱的东翁主儿,辞歇一个人又算什么?这种厚道也是值得怀念的。”

抄下这一段,就为了抄它最后一句。厚道值得怀念。然而,当我们开始怀念一件东西时,这件东西怕也就已经离我们远去了吧?一位年轻的大学女教师,因患重病被学校辞退,后来不幸离世;一家公司的几位女职员,因相继怀孕,都被单位勒令“自动离职”。这都是媒体上报道的,我们身边的这种事又不知有多少。世道如此,不免叫人心寒。今日之世,钞票厚了,世道薄了,薄如刀,杀得人,薄如纸,难遮羞。那么,莫不世道就要这样一路薄下去了?岂不可怕。

 也不要太悲观了。我们怀念厚道,不也恰恰说明我们对厚道还是心向往之的吗?有这一点向往,不光个个争做成功人士,也都人人学做厚道之人,如此,这个浇薄刻薄的社会怕还是救得过来的,怕还是能慢慢慢慢厚起来的。对于世道抑或人心,厚道才是大道,厚道才是正道。待人以厚,同时也就养得自家心地厚,于人于己,厚道就都是好处。厚道载福,此语足可以劝世劝人。浇薄之薄,刻薄之薄,则怕是“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