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财经/财经新闻/ 正文

逾10亿欠款收回困难 厦门国际信托2018年发展明显失速

逾10亿欠款收回困难 厦门国际信托2018年发展明显失速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刘陈希婷 北京报道

日前,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国际信托”)2018年未经审计数据在银行间披露。数据显示,2018年厦门国际信托实现营业收入8亿元,同比下降23.37%;实现净利润4.8亿元,同比下降26.04%。

从收入构成来看,手续费及佣金收入5.8亿元,同比下降29.87%;投资收益2.2亿元,同比下降36.60%。有行业人士认为,2018年,信托行业处于强监管环境,业务受到冲击难以避免。

然而记者发现,在过去的一年,厦门国际信托曾发生多起欠款无法收回的情况。据了解,A股上市公司印记传媒实际控制人肖文革及其一致行动人印纪时代为满足资金需求,在2016年至2017年期间向厦门国际信托以所持7984万股及5500万股公司股票进行质押融资。但结局是肖文革及印记时代在拿到借款后却无力偿还,即使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下发《执行通知书》,厦门国际信托仍未能收回拖欠的6.15亿元、违约金及利息。

实际上,借出去的钱无法收回,厦门国际信托不止干了一次。记者注意到,2018年9月20日,贵人鸟发布《关于公司控股股东股份冻结的公告》,称贵人鸟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所持有的10169.5万无限售流通股及孳息已被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冻结时间为2018年9月19日,冻结期限3年,该强制执行申请方为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

“香港贵人鸟把股票质押给厦门信托获取了一笔贷款,金额在2亿到3亿元之间。这笔贷款违约后,去年8月,厦门国际信托方面申请了强制执行。”接近贵人鸟的知情人士称。

此外,为了避免踩雷,厦门国际信托还要求厦门仲裁委员会裁决宏图高科立即支付回购价款5.48亿元,并要求三胞集团、袁亚非对宏图高科在前述仲裁请求项下的全部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值得一提的是,外患不断的厦门国际信托业也正面临内忧的困扰。2018年1月25日,厦门信托因“内部控制管理不到位,信托业务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厦门银监局处罚40万元。同时责令厦门信托对直接负责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纪律处分。

2018年7月11日,厦门国际信托因“信托计划违规开展关联交易”被厦门监管局责令改正,罚款60万元;责令该司对直接负责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纪律处分的行政处罚。

对此,记者也就上述情况向厦门国际信托发去了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未收到任何回复。

上述行业人士表示,首先,厦门国际信托资本实力在行业处于中游水平,存在明显的抗风险能力不足。其次,由于市场竞争激烈、资金成本上升等因素,导致其业务营销拓展困难。第三,伴随业内资产证券化、投贷联动、并购基金等复杂业态的兴起,对产品研发、营销、风控等岗位提出了更高要求,公司急需培养和引进熟悉相关政策法规、业务操作模式、业务渠道的人才,加强团队建设和人才梯队建设。

资料显示,厦门国际信托是经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设立的具有法人资格的非银行金融机构。前身厦门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是由厦门市财政局下属的厦门经济特区财务公司组建而成,成立于1985年1月。目前,公司注册资本人民币37.5亿元(其中外汇资本金1500万美元),股东为厦门金圆金控股份有限公司(占股80%)、厦门建发集团有限公司(占股10%)和厦门港务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占股10%),三家股东均是厦门市属国有企业。截至2017年末,公司管理资产规模3011亿元。

责任编辑:冯樱子 主编:冉学东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