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财经/财经新闻/ 正文

陈晓佳:“一带一路”是应对逆全球化最好的解决方案

12月17日,第十九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在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举行。本次论坛的主题是“新时代新思想——致敬改革开放40年,庆祝北大建校120周年”。中信建设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陈晓佳出席论坛并发言。

陈晓佳在演讲中表示,近几年全球经济收紧,各国市场需求缩减,直接表现是,谈好的项目,暂缓了。特别是近期以来特朗普税改,更加剧了热钱回流。面对如此“逆全球化”浪潮,他认为,深化“一带一路”倡议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一带一路”倡议的核心理念——“共商、共建、共享、共赢”就是中国企业对外合作的“方法论”。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走出去,竞争也越来越激烈。陈晓佳坦承,中国的企业在国外同质化程度很高,特别是建筑行业,建筑行业走出去算是比较早,在国外也有一定的竞争优势,但是我们自己内部之间的竞争确实是血淋淋的,这里面有很多教训。

陈晓佳提醒,企业之间的不计成本的竞争还是存在的。作为企业,更需要自律,怎么样能认真地诚信地履约,怎么能切实完成好项目,为企业的发展做更长远的谋划。“特别是,我觉得我们都要认识不合理的低价是不可能完成合格的项目、好的项目。我们作为中国走出去的企业更需要自身的素质提高,更需要适应国际化这种竞争的规则和制度,这需要一个提高的过程,我们会努力。”

以下为实录:

各位领导、专家、企业家:

大家好!近一段时间以来,“新时代”成为各界关注的热词,我在安哥拉访问期间,收到这份邀请,站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看到我们用40亿美元在一片荒地上建起一座近350万平米的首都卫星城,已经完整地运行了5年,成为了非洲的明珠、各国来访元首的参观样板,我对改革开放引领下的新时代中国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作为在国际市场打拼的企业,我对全球经济趋势变迁深有体会,可以这样来总结,中国企业在海外,前十年是外贸型企业到窗口型企业的演变,而近几年,则是本土化经营向真正国际化企业的转变。这个转变是质的转变,在变革的历史档口,中国企业迎来了“一带一路”的浪潮, “一带一路”的共享精神使中国成为全球化的主角,而政策、资金对于“基础设施”领域的倾斜,又使我们这样的央企义不容辞地站在了潮头。面对新时代、新模式、新格局,我想围绕中信建设的业务,谈谈项目怎么干?资金怎么来?市场怎么耕耘? 

“共商、共建、共享、共赢”是中国企业对外合作的“方法论”

首先,从项目运作的角度看,近几年我们明显感受到全球经济收紧,各国市场需求缩减,直接表现是,谈好的项目,暂缓了。特别是近期以来特朗普税改,更加剧了热钱回流。面对如此“逆全球化”浪潮,我感觉,深化“一带一路”倡议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一带一路”倡议的核心理念——“共商、共建、共享、共赢”就是中国企业对外合作的“方法论”。

共商对于我们企业来说,就是要做好前期服务。行业中一直认为中信建设的发展是个谜,每到一个国家,总能满足业主从基础设施建设、到工业、农业、地质调查、商业发展等几乎所有方面的合作需求。我思考根本原因就在于我们本着“共商”的原则真诚、扎实地做好了前期服务。面对不同的市场、不同的项目,我们首先要沉下心去读懂当地需求,以客户为中心,推动基础设施建设的综合发展。

开篇提到的安哥拉新城项目,最早只是一个普通住宅项目,而我们提供给总统的是一个卫星城的整体解决方案。现在不仅新城平地而起,我们还在安哥拉建设了两个1万公顷的现代化农场,实施了安哥拉全国的地质调查,如果没有“共商”的精神,一个主权国家的地质调查工作怎么可能交给外国公司来实施。不难看出,这些领域正是一个内战多年、急待重建的国家迫切的内在需求。

共建是对一个企业资源整合能力的考验。我们所属的中信集团是综合性企业集团,拥有金融全牌照、覆盖行业多达53个,内部的协同效应和综合优势显而易见。中信建设多年来形成的“联合舰队、抱团出海”模式,也集结了国内各个行业的领军企业。在驾驭国际上体量大、周期长的超大型项目时,中信的协同效应和“联合舰队”的运作模式能够使我们完成自我配套、自成体系的最优组合。除了对内的资源整合,在国际化的经营道路上,更需要提升的是跨国的集成优势。

我们在白俄罗斯,与白俄罗斯工业设计院组建合资公司“中信-白俄工业设计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这家公司将切实帮助中资企业提升设计转化工作的效率,而技术标准的统一是全球化发展的必然趋势。由于白俄独特的区位优势,这个设计院的价值还将推动在中国与欧洲标准的对接。合资组建设计院的起因是我们实施了白俄罗斯两条水泥生产线的改造和一条生产线的新建。这个项目不仅使白俄原有的三家国有水泥厂,每年总产量从400万吨,提高到每条生产线日产5000吨水泥熟料;而且是中国人攻克了采用当地白垩土为原料、用干法生产水泥的技术难关,打破了欧洲国家技术装备在东欧及俄罗斯地区水泥建材行业的垄断局面。

共享是形成利益共同体的基础。这里我分享两个通道。

一是我们通过国际招标获得的缅甸皎漂工业园和深水港项目。该项目是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重要支撑点,不仅可以绕开马六甲海峡的咽喉,节约六到七天的海上运输时间,更能通过云南边境经缅北至皎漂港,直抵印度洋,冲破美印企图对我国形成的壁垒,增强对印度洋的战略控制。更重要的是这个项目将彻底激活当地经济,促进缅甸西北部地区与全境经济均衡发展,该地区也将成为“人字型”中缅经济走廊的重要支撑点,促进缅甸与沿线重大项目联接,形成集成效应。缅甸民族经济的振兴和我国西部开发、沿边开放的陆海内外联动的格局是标准意义的共享。

二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与哈萨克斯坦“光明大道”新经济政策的对接。今年8月,我们为哈萨克进行1000多公里的公路改造项目正式开工。

做到了共商、共建、共享,共赢自然就水到渠成。我们在哈萨克斯坦建设的沥青厂,填补了哈萨克没有改性沥青产品的空白,沥青产品将满足后续大规模国家级公路建设的需求;我们参与投资并实施总承包的白俄吉利汽车厂让卢卡申科总统感叹“中国人圆了我多年来的造车梦”;前面提到的水泥厂项目,现在不仅可以满足白俄罗斯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的需要,还有能力向周边国家地区出口;在英国我们参与投资并实施总包的伦敦阿尔伯特码头亚洲商务港项目,是近年来中国企业在英国最大的绿地开发项目,我们不但要在东伦敦建造、开发“第三金融城”,更要为当地就业做出贡献,带动东伦敦整体经济的发展,该项目受到了大伦敦市政府积极响应和支持。

资金支持是做好项目的保障

第二,从资金融通的角度看,资金支持是做好项目的保障,为了落实“一带一路”五通的核心内容——资金融通,中信建设在投融资领域做出了一些新的尝试。 

尝试一,成立跨国投资基金。

2016年9月中信建设与白俄罗斯政府建立了首只基金,首期基金规模为5000万美元,利用基金杠杆,主要投资领域为白俄罗斯政府编制的“中白合作项目清单”中的EPC总承包项目,或白方优先发展的领域。为此,白俄罗斯政府专门颁布了总统令,以国家法律的形式确定相关的优惠政策。

尝试二,试水海外直接投资。

因为在此之前,德国美国等发达国家都曾先后要进入白俄市场,最终都是无功而返,只有中国企业带着融资方案、技术、标准、生产线、人才投资建厂,真正带动当地乘用车配套产业链全局发展。

在发达国家英国,我们于2016年签署了伦敦阿尔伯特码头亚洲商务港项目,这是近年来中国企业在英国最大的绿地开发项目。中信建设与业主通过共同成立平台公司入股项目公司,间接持有项目股份,实施总承包。

为了防控风险,我们对项目设定了完善的退出机制,在实现资金撬动项目之后,及时收回投资成本,规避风险。 

尝试三,利用国际开发机构资金。

国际开发机构有较强的融资、按揭贷款的能力,可通过与其合作发挥中信建设独具优势的工程经验和和交付能力,优势互补。2015年世界银行下属IFC(国际金融公司)与中信建设共同投资设立了平台公司,用来开发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经济适用型住房。

中国企业要用社会公民的标准定位自己、衡量市场

最后,我想谈谈对市场耕耘的理解。中国企业走出去有二三十年了,如今,我们低成本的竞争优势已经不在;政策的支持、所谓的人脉,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中国企业到了用社会公民的标准定位自己、衡量市场的时候,应该更多地做出社会性的选择。

我们深耕的市场都离不开社会责任的担当。在缅甸,我们公益先行,设立乡村基金,向缅甸西北部若开邦50个村子捐赠150万美元,以村集体自治的方式,给每个家庭提供定向的农业发展基金,帮助其造血脱贫。

在阿尔及利亚,十年前我们开始建设国家东西高速公路西标段,并向其公共工程部捐赠了两座大型高等管理学院。十年后,我们实施建设的路段已经全线通车6年,而日本公司中标的东标段只干了三分之一。前不久,阿尔及利亚终止了与日本公司的合同,正式授标给我们。

在安哥拉,我们出资开办全免费的安哥拉中信百年职业学校,培养当地适龄青年的专业技能。我们还作为首家中资企业参与安哥拉孔子学院的投资建设,派出志愿者为学院服务。

站在今天这个回顾改革开放伟大征程、展望开启新时代美好前景、并与各位领导和专家学者共聚一堂的珍贵时刻,作为中国企业的一员,我们将怀揣共谋发展的初心,践行共建共商的理念,落实共享共荣的精神,用业绩重新定义企业发展的内涵,打造中国企业新名片,迸发新思想,争创新作为,努力成为凝聚使命担当的新型国企!

问答:不合理低价是不可能完成合格的项目

李其(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你们在不声不响在国外已经取得这么伟大的成就。咱们去这么多国家,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陈晓佳:首先是国别的政治风险,如果是国家证券部稳定,我们做的项目就会遇到巨大的损失。第二是做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政府的信誉非常关键。像我们在这方面是要提前预测,我们也一些国家政策性研究机构,每年会出国别风险的评级。我们在这方面还是控制不错的。

李其:咱们在国内看新闻,委内瑞拉遇到好多困难,但是我听说委内瑞拉的项目全收回,还是能赚钱到,这是怎么做到的?

陈晓佳:很早我们对委内瑞拉的国家经济走势做了研究和预判,我们量身订做以收定,收多少钱完成多少项目,和安哥拉当地政府沟通,我们到现在没有什么经济损失。

李其:真了不起。现在国内走出去的企业越来越多,走出去在国外的项目和国际的企业竞争是一个挑战吗?

陈晓佳:这是一个非常大挑战,中国的企业在国外同质化程度很高,特别是建筑行业,正像刚才李总说的,建筑行业走出去算是比较早,在国外也有一定的竞争优势,但是我们自己内部之间的竞争确实是血淋淋的,这里面有很多教训。我们行业也有行业自律协会,我本人也是机电商会自律协会的主任委员,但是这方面我们管理的不是很好。像企业之间的不计成本的竞争还是存在的,有一些控制得比较严国家的商会,可能在出局或投标许可的过程中,权衡这个企业的能力,但是作为我们企业之间可能自己更需要自律,怎么样能认真地诚信的履约,怎么能切实完成好项目,为企业的发展做更长远的谋划。特别是,我觉得我们都要认识不合理的低价是不可能完成合格的项目、好的项目。我们作为中国走出去的企业更需要自身的素质提高,更需要适应国际化这种竞争的规则和制度,我觉得这里面需要一个提高的过程,我们会努力。

李其:谢谢。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