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教育/教育新闻/ 正文

河北:山区教育扶贫折射“扶贫之路”困境

  

  正在享受山区教育扶贫政策的康佳乐离梦想越来越近 翟羽佳 摄

  中新网石家庄9月16日电 (李茜 李晓伟房现玉)近日,中国各大高校迎来开学季。考入重点高校合肥工业大学的太行山区女孩刘仕冰,已步入大学。这一刻,她等了6年。她很庆幸,“自己的命运因‘山区教育扶贫工程’变得不同了”。

  教育扶贫是中国扶贫攻坚战的一项重要任务,也是阻断贫困在代际间传递的重要途径。河北省石家庄市自2011年启动的“山区教育扶贫工程”,旨在让该市山区6县的孩子下山读书、就业,引导家长融入城镇,改变当地的落后与贫困。

  

  通过山区教育扶贫政策考上大学的秦敬博成为村里孩子的榜样 翟羽佳摄

  目前,该工程新、改扩建项目学校82所,累计转移安置山区学生6.78万名。自2015年起,河北将山区教育扶贫工程扩大至全省37个贫困山区县,4年来共安排资金5.05亿元人民币,新建、改扩建校舍40余万平方米。越来越多的“刘仕冰”正在改变命运。

  看着一批批山区贫困学子顺利升学,刘仕冰母校、“山区教育扶贫工程”项目学校元氏县第七中学校长曹建伟在欣喜之余,也有着心忧:一些山区孩子仍存在初进城镇后的自卑、不适应等心理问题,尽管学校设置了心理疏导课,并按500:1的比例配备心理老师,但问题依然存在。

  同为“山区教育扶贫工程”项目学校的赞皇县第二中学政教处主任吕彦阁也表示,山区孩子走出大山享受更好教学环境的同时,依然面临着师资资源跟不上的窘境。以该校为例,180多个教职工却面临着3000多名学生,“师资压力可想而知”。

  吕彦阁还谈道,由于县城高中资源有限,一些学习较差的山区孩子进城初中毕业即完成9年义务教育后,仍要面临就学困难问题。以该县为例,现有8所初中,但仅有1所高中。初中毕业后何去何从,困扰着这些寒门学子。

  师资紧张、教育资源有限以及贫困学子心理健康等问题,不仅是石家庄“山区教育扶贫工程”所面临的问题,也是整个中国教育扶贫事业所亟需解决的问题。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扶贫研究中心、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年发布中国首部教育扶贫蓝皮书《中国教育扶贫报告(2016)》。蓝皮书指出,中国教育扶贫面临着基础教育投入仍不足、学校数量不足、师资投入不足、贫困家庭无力使子女接受更多教育等六大问题。

  2018年5月,中国教育部媒体吹风会也透露,教育扶贫至今仍然存在困难地区教育基础薄弱,一些教育环节薄弱,还有乡村教师队伍建设薄弱等实际状况,尤其是深度贫困地区教育脱贫问题,任务还是非常艰巨。

  “扶贫先扶智,教育扶贫是一个很好的扶贫路径。”河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袁立壮说,这需要加大对贫困地区教育的投入力度,改善贫困地区教育条件。

  同时,袁立壮认为教育扶贫要“先扶教师”。他解释道,教师是教育扶贫的关键,高水平、高素质的师资队伍不仅对贫困学子的学习很重要,而且在日常的教学中,可以更好地将德育和理想信念教育灌输给学生,对孩子们健康成长成才起到关键的作用。他认为,应该加大投入,提升贫困地区教师队伍的数量与质量。

  面对现实中的困难,河北省教育厅在2018年上半年教育扶贫工作总结里指出,要抓好教育扶贫“十大工程”,包括全面改薄工程、山区教育扶贫、营养改善计划等工程,同时突出“两个重点”,包括控辍保学和学生资助。河北省教育厅财务处处长王红卫表示,下一步,教育扶贫将确保义务教育阶段孩子有学上、上得起。

  中国国家层面对教育问题始终高度关注。《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11-2020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等都对提升农村地区尤其是贫困地区的教育水平做出相关规定。

  此外,中国于2013年开始实施山区教育扶贫工程,并提出加强基础教育、完善职业教育和培训网络、促进高等教育特色发展、提高学生资助水平等举措。

  针对目前教育扶贫薄弱的问题,2018年5月中国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确定,继续加大对困难地区和薄弱环节教育的投入力度,并提出2018年到2020年,计划增加中央对地方教育转移支付资金70亿元人民币,专项用于深度贫困地区的教育发展。

  针对教师待遇问题,根据2018年8月公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中国将改善贫困地区乡村教师待遇,加大贫困地区教师特岗计划实施力度,鼓励通过公益捐赠等方式,设立贫困地区优秀教师奖励基金。(完)

我要评论